中國書法備受爭議的“流行書風”

時間:2013-11-17 11:38:58   作者:汪小玲   來源:www.lafriendly.com   閱讀:48394   評論:2
內容摘要:關于認識中國書法備受爭議的“流行書風”題記:我對流行書風無話可說,但對人為倡導的“流行書風”存有異議。一從事理論工作,離不開演繹推理;在演繹推理中,我們常用到復合三段論。復合三段論是省略了一些前提或結論的幾個三段論的結合。如果我們要從“流行書風”倡導者的言論中舉出一個復合三段論的...

關于認識中國書法備受爭議的“流行書風”

題記:我對流行書風無話可說,但對人為倡導的“流行書風”存有異議。

從事理論工作,離不開演繹推理;在演繹推理中,我們常用到復合三段論。復合三段論是省略了一些前提或結論的幾個三段論的結合。如果我們要從“流行書風”倡導者的言論中舉出一個復合三段論的例子,那么,何應輝先生的下述語句便是:

任何藝術流派的成功,必須立足于一批真正的杰作。處于發展進程中的流行書風,既應……有待于其優秀的代表作者群……創造出更多無愧于時代并超越前人的精品。

從“既應”兩字可以看出:“處于發展進程中的流行書風,既應……有待于其優秀的代表作者群……創造出更多無愧于時代并超越前人的精品”是這個復合三段論的結論,它省去的是一些前提。根據形式邏輯和復合三段論的知識,何先生不僅省去了“真正的杰作是指無愧于時代并超越前人的精品”、“只有優秀的代表作者群才能創作出真正的杰作”這兩個前提,而且更重要的是省去了“流行書風是一個藝術流派”前提。

因此,從何應輝先生的言論中,我們可以知道他所倡導的“流行書風”是一個藝術流派。

但是,當記者向另一位“流行書風”倡導者王鏞先生提問:“聽有些人說,你們四位主持人想通過這個展覽(首屆流行書風提名展)‘拉山頭’,您怎么看?”王鏞先生是這樣回答的——

這么說的人我感覺到了幾分惡意?!袄筋^”,是要當“山大王”的,而且一定是有組織地控制一批人為自己服務。我們只是提一個名,搞一個展覽,開一個研討會,一沒有組織,二也不想控制誰?!崦恰爸徽J作品不認人”。既然不認人,怎么拉這個“山頭”?再說了,如果想拉“山頭”,當然要人多才能勢眾,那又何必不拉一個500人參展的作者隊伍呢?

“拉山頭”這個詞多少帶有一點貶義,這大概是王鏞“感覺到了幾分惡意”的原因,但是,只要我們如同對待“流行書風”這個詞(原也帶有貶義,王鏞先生說它是“別人扔過來的一頂‘臟’帽子”)一樣去對待“拉山頭”這個詞,將就將就,“拂去浮塵”,還是可以接受它的開門立派、倡導一種獨特的審美理念的含義。然而,從王鏞先生的回答中,我們不難看出:王鏞先生否認了“流行書風”就是創立書法藝術流派的判斷。

同樣是“流行書風”的倡導者,何應輝、王鏞對“流行書風”的“藝術流派”屬性存在著如此差別,因此,對“流行書風”究竟是不是一個書法藝術流派的問題,我們只有根據事實來說話——

它擁有一批代表作家:王鏞、沃興華、石開、何應輝等即是其中。

它具有明確的宗旨:“植根傳統,面向當代,張揚個性,引領時風”。

它具有一定的組織形式——盡管王鏞先生說“我們只是提一個名,搞一個展覽,開一個研討會,一沒有組織,二也不想控制誰?!钡囆g上的“組織”不能從政治、行政角度去理解,不能僅僅把它理解為領導與被領導、控制與被控制的關系,而應把它看作一種藝術活動的安排和部署,所以,展覽、研討會就是組織,更何況這種展覽、研討會還計劃舉辦二屆、三屆、甚至更多呢!

它有旗幟鮮明的藝術主張:除了宗旨所表露出的觀點外,從《首屆流行書風提名展專輯1》中我們還可以發現“流行書風”倡導者非常強調以下幾點:①“民間書法”也是傳統的內容,它與“名家書法”并為兩大傳統系列;②“整個書法史,就是一部變形史”(王鏞),書法創作是對漢字形體的藝術變形,“丑書”是漢字形體藝術變形的產物,因此,它具有藝術存在的合理性;③現代社會生活豐富多彩,這決定了書法創作“多元化”的藝術格局;④“書法史基本上是一部流行書風史”(王鏞),“一個時代如果沒有流行書風,那它在歷史上將是‘空白’”(沃興華);等。

它通過刊物(《首屆流行書風提名展專輯1》)公開宣傳自己的藝術主張,同它的反對者或其它書法藝術流派展開論戰。

擁有一定數量的代表作家是藝術流派形成的先決條件;明確的流派宗旨、穩定的組織形式、旗幟鮮明的藝術主張、舉辦刊物公開宣傳自己的藝術觀,并同它的反對者或其它書法藝術流派展開論戰,這些都是自覺的、嚴格意義的藝術流派存在的鮮明特征。所以,何應輝、王鏞、沃興華等所倡導的“流行書風”不僅是一個藝術流派,而且是自覺的、嚴格意義的藝術流派。

既然如此,我們就必須把何應輝、王鏞、沃興華等倡導的“流行書風”與通常我們所說的“流行書風”區別開來,二者的關系就好比“現代派書法”與“現代書法”的關系。作為本文的作者,我對“流行書風”無話可說(誠如人們所指出的那樣:它不具有學術價值,缺乏研究的意義),但對人為倡導的“流行書風”存有異議。

二 

盡管“流行書風”是一個自覺的、嚴格意義上的藝術流派,但是它所倡導的藝術觀是有問題的,這得先從“流行書風”的本質說起——

何應輝先生寫道:

 ……二十年間,又先后形成了數種各具共性特征且有著相互內通性的藝術追求,風靡書壇,成為當代書法創作的主流風格形態,這就是我們所說的“流行書風”。

 由此不難看出,在何應輝先生的眼里,“流行書風”指的是“風靡書壇,成為當代書法創作的主流風格形態”的“數種各具共性特征且有著相互內通性的藝術追求”,——“共性特征”和“相互內通性”是“流行書風”的一個重要的本質特征。

但是,“首屆流行書風提名展”強調“張揚個性”;在“流行書風”倡導者的言談中,又多處不忘“多元化”和“個性化”的鼓吹。這樣,在“流行書風”的本質中,就出現了“共性”、“內通性”與“多元化”、“個性化”之間不可調和的尖銳矛盾。

這個矛盾在書法實踐中是不能解決的,在理論上也難以自圓其說。所以,石開先生不得不承認:

 流行書風最大的隱患是雷同?!纬傻膫體面目難免有趨同的傾向,個體間的個性差異很難懸殊,這是個大問題。

這段話還算實事求是,但是,接下去一段話就顯得強詞奪理——

流行書風作者群之間的“物競天擇”將更激烈參與其間,將更具挑戰性,也更鍛煉“體魄”更有利于開發智慧。如果是這樣,也未嘗不是好事。

理論是用來指導實踐的,難以自圓其說的理論多半是錯誤的理論,錯誤的理論只能把實踐引入歧途。論者舍此不談,卻說它“將更具挑戰性,也更鍛煉‘體魄’更有利于開發智慧”,豈非避重就輕?

邏輯學告訴我們:揭示本質最好的方法是下定義。本質內含著矛盾,實際上就意味著本質的虛無,下定義也就成了不可能。正是因為這一點,沃興華先生在受到記者關于“流行書風”定義的追問時,才不得不如此搪塞:

如果要講定義,這些都是表面現象。

只要稍通一點哲學,就不會被沃興華先生的搪塞所蒙蔽。因為定義是本質的描述,現象是存在的表現,沃興華先生相當于說了這么一句話:“本質就是存在”, 就是說,他否認了本質的第一性和存在的第二性,從而犯了一個類似于存在主義解讀者式的錯誤——

雖然,“存在先于本質”原則由存在主義者提出,但他們時時注意把這一原則嚴格限制在“人”這種特殊的“存在”即“親在”的范圍內——“在人那里,僅僅在人那里,存在先于本質?!贝嬖谥髁x者之所以如此,是因為:在他們看來,人在存在之初尚不具有本質,我們無法預測他將來的本質是什么,“我們只有根據他的選擇才能知道他選擇了什么,知道他所做的選擇把他造就成為什么人,即他的本質?!倍渌嬖谖镌谄浯嬖谥蹙鸵言泻谋举|,“只要有一定的土壤和氣侯的條件,種子中所包含的因素便預先決定了它將成為哪一種樹或花草,并使它們具有相應的體積和形式?!贝嬖谥髁x哲學的解讀者們不去深刻理解存在主義者所作的限定,把“存在先于本質”原則人為推廣到一切事物身上,認為世間一切事物都是先有存在后有本質、存在第一性而本質第二性,這就違背了存在主義者的初衷!

參見:第三屆流行書風大展書法作品欣賞


聯系我們 - 免責聲明 - 網站地圖
神彩争霸8谁与争锋 三分快三 一分快3 万家彩票网 快彩平台网址 腾讯五分彩